當前位置: 心雅首頁 >小小說 >鄉土小說 > 【編輯推薦】

歲月如歌(三)

選擇閱讀字體大小:[ ] 時間:2018年11月03日 05:31 來源:心雅文學網 投稿 作者:都市耕牧人 終審編輯:魚兒姑娘Forever

(三)

 

一九八四年正月十五一過,柳家灣的果園就開始醞釀著要往下承包了。

柳琴去問柳燕舞說:“爹,咱們家承包果園吧?應該是能掙大錢的。”

柳燕舞思考了半天說:“我看行,最好你去趟桃花溪去問問你老丈爺,他懂啊!”

柳琴來到桃花溪老丈爺陶淵平家里,把自己和老爹要想承包柳家灣的果園這想法向丈爺爹做了細說,并說如果行的話陶柳兩家人共同來承包。陶淵平認為這是個大事兒,不能盲目,必須到柳家灣果園里實地考察后才能做出決定。于是,陶淵平與柳琴來到柳家灣果園進行實地考察來了。

柳家灣果園在啥地方呢?就在村前的太師椅子山上。從山腳到山頭,從陰坡到陽坡,從東山到西山,一坡一坡,一嶺一嶺,全是果樹,大概有幾萬棵果樹。為啥柳家灣會有這么多的果樹,有這么一大片果園呢?這還得從一九五八年大搞社會主義建設說起。那時是在轟轟烈烈的大躍進歲月里,因為據說共產主義就要實現了,廣大勞動人民今后就要在參加勞動的同時各取所需了,因而縣上、鎮上把全鎮的土地種植做了大膽的規劃,種糧的土地、種果樹的土地等等都規劃成片了。這年,全鎮所有的果樹都集中到了柳家灣的太師椅子山上來了,于是形成了一個規模很大的果園,“吃大鍋飯” 時,柳家灣果業隊有近一百人在果園里干活。

果園里,蘋果樹為主要樹種,梨樹、桃樹、李樹、杏樹總和占不到四分之一。蘋果樹尤以小國光品種最多,其次是金帥、青香蕉、紅香蕉、大國光、紅玉等品種;梨樹大多是把兒梨;桃樹有六月鮮、大白印、水桃、扁桃、山桃兒等。春暖花開之時,各種果樹花兒次第開放,最先綻放的是杏花,初春三月,陽光明媚,杏樹枝頭上涌動著密密麻麻的花骨朵,一夜春雨之后,杏花紅艷艷地掛滿了枝頭,讓人想起“滿園春色關不住,一枝紅杏出墻來” 的詩句來;杏花開過不久,桃花開了,粉丹丹的,一樹一樹的,一坡一坡的;梨花開了,李子花也開了;最后,蘋果花開了,粉紅色的、紅色的、白色的,精精神神的,掩映在枝椏與綠葉間,偷偷地沐浴著陽光,幾天的功夫兒就發育成了玉米粒大的果實了。這個時候,人走在果園里,滿眼的花兒,滿眼的綠,吸入鼻腔的盡是沁人心脾的馨香,心情好極了,總會憧憬著秋天的豐收景象。

陶淵平在大女婿柳琴的帶領下,把柳家灣太師椅子山果園從東到西、從山腳到山嶺、從陰坡到陽坡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看了個遍,看完了,心里也有數了,成竹在胸了。在回家的路上,陶淵平對柳琴說:“勤志他爸,回家后把你爹媽、柳棋兩口子、柳書兩口子都叫到你家里,再讓柳棋、柳書去桃花溪把你媽跟花兒也用車子帶來,咱們開個全家大會,俺跟大伙兒說道說道這果園的事兒,大伙兒在一起商量商量,把這事兒定下來。”回家后,柳琴興高彩烈地按照老丈爺的分咐去做了。

陶淵平自從實地考察完了太師椅子山果園那一刻起,他的腦子里那真叫啞吧踢毽——心中有數了。果園如此之大,不是十人八人就能管理過來的,必須有足夠的人來果園里干活才能運作起來,顯然兩家人人手是遠遠不夠的,這就需要招聘人,尤其需要招聘懂果樹栽培、管理技術的人,這就涉及到付人家工錢的問題了,必須要慎重考慮。這么一個大攤子,要把管理人員安排得有條不紊,各司其職,配合有序,才可能生產正常,不耽誤事兒。還有,最重要的是打算承包多少年的問題,如果只承包一兩年,要有短時間的生產計劃;如果打算長期承包,就要做出長遠的打算,不能鼠目寸光。所以,陶淵平分咐柳琴召集陶、柳兩家全部人馬開會是不無道理的。

柳棋、柳書一人騎一輛自行車,不大的功夫兒就來到了桃花溪,說明情況后四人就往柳家灣趕,柳棋帶著丈母娘胡雪麗在前邊,柳書帶著花兒在后邊。別看柳棋話兒不多,只會憨頭憨腦地嘿嘿笑,干活啊騎車啥的,那是毫不含糊的,這不上路之后便嗖嗖地將柳書和花兒甩下了一大段距離。

花兒本來是要坐柳棋的車子的,沒想到柳棋卻先招呼媽坐他的車子,花兒不好再說啥了。坐在柳書車子上,花兒端坐在后車座上,手把著座架子,一聲不吭,只是盲目地看著眼前一晃而過的殘冬的蕭條景象,默默地想著心思。柳書感覺出花兒是在有意識地疏遠自己,那是從花兒大病一場之后,從自己與骨朵結婚后更是如此。柳書記得從前上學時自己帶著花兒,一開始時花兒是扯著自己衣襟的,后來便是緊靠在自己身上,用右手環抱著自己的腰,時不時說個話兒,軟軟綿綿的,如今卻是個這樣的坐法,而且不言不語。柳書心想花兒的心結系得太死了,就算是自己與骨朵結婚對她傷害太大,她也不能永遠這么個心態啊,也不能永遠不理自己啊,所以柳書總想找個機會幫花兒解開這個心結兒,解鈴還需系鈴人嘛。

“花兒,咋得不說話呢?”

柳書眼看著前邊二哥帶著丈母娘風馳電掣地轉過一個山嘴兒不見了蹤影兒,故意地放慢了車速,有意識地挑起話頭子。

花兒依舊不說話兒,依舊出神地看著遠遠近近的景象。農歷正月十五后的膠東,正是處在殘冬時節,天地間幾乎仍是一片枯黃的衰敗景象,沒有一點新綠,即使山頭上的蒼松也是黑綠的。花兒仿佛沒聽見柳書的問話,仿佛不知道柳書故意放慢了車速,她望著天地間的殘冬景象,越發地悲哀起來,自己的心景不正像這天地間的景況嗎?沒有了希望,沒有了生氣,死靜死靜的。

“花兒,花兒,咋得不說話呢?”柳書又問道。

“唉……說啥?”花兒長嘆一聲說。

“花兒,你知道的,俺是沒法子的,俺媽以死相逼啊!”

“別說了,三哥……”

“花兒,俺心里只裝著你一個人啊!”

“三哥……”花兒雙手摟住了柳書的腰,將臉緊貼在柳書的脊梁上,喃喃地叫道。

“花兒,你不能永遠這個樣子的,你要振作起來啊,這個樣子讓俺看著心像針扎得那般疼啊!咱們結合不到一起,不是你的錯,也不是俺的錯,是兩個媽一手包辦造成的啊。你想,咱們雖然做不成夫妻了,但還是好同學好朋友,何況俺還成了你三姐夫,總能見著面兒的,再說好歹咱們家要承包果園了,咱倆又可以天天在一起了……”

“三哥,你不會明白我們女人的心思的……”

……

陶、柳兩家共有十四口人,除去柳畫早已返校為高考拚搏去了,其余的十三口子悉數到場,柳琴家的東間炕上、地上坐滿了人。炕上坐著陶淵平、胡雪麗、柳燕舞、胡雪美、花兒和勤志、琪曄。地上的椅子、凳子上坐著柳琴、枝兒、柳棋、葉兒、骨朵,柳書站在地上,倚著門框,時不時地瞟一眼花兒。勤志和琪曄一邊一個坐在花兒腿上,嘻嘻哈哈地瘋鬧著,時不時開心大笑起來。柳書對勤志和琪曄佯怒道:“兩個混小子,下來下來,要把你們四媽壓壞了,看俺不收拾你倆!”

葉兒話里有話地接上去說:“你倆坐到炕上去,真把四媽壓壞了,你三爸可是真得要揍你們的!”枝兒趕緊扯扯葉兒的衣襟,唯恐她再說多了惹出事兒讓人難堪。

勤志和琪曄從花兒腿上下來坐到炕上,朝著柳書扮著鬼臉兒,嘴里嚷著:“三爸三爸,壞壞壞……”

柳琴站起來,說道:“別鬧別鬧了,開會開會,大家好好聽聽勤志姥爺的說道!”說罷,又對陶淵平說,“爸,您說吧,大家都聽您的,因為您在果園干了二十多年,有技術,懂果樹管理啊!”

陶淵平直直腰板,對柳燕舞笑笑說:“兄弟,俺說兩句?”

柳燕舞趕緊點點頭說:“你說你說,大家都聽你的!”

胡雪美一看這架勢,樂了,她說道:“呵呵,你看你們老哥倆,真是秀才遇見秀才了,文墨一起去了,俺看啊,真是一對神道蟲兒!”

“就是嘛!”胡雪麗接上話頭兒對老頭子說,“大家都不懂果園里的營生,就你一個人懂,你趕緊說就得了,還在這磨唧啥呢?是不是扳著炕沿拉屎——得硬勁兒了?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陶淵平這一客氣引得老婆一通夾七夾八地數落,幸虧他在陶、柳兩家人面前經常遭到胡雪麗的數落與訓斥,不僅他自己習以為常不覺得是個事兒,就是其他人也司空見慣沒覺得有啥大驚小怪的。陶淵平嘿嘿一笑說道:“看看,又來了又來了,俺立馬就說不成嗎?”說完之后,陶淵平將話把子轉入了正題。

陶淵平首先從果園果樹的現狀說起。他說果園有幾萬棵果樹,全是水果樹,沒有干果樹;水果樹里蘋果樹最多,且樹齡較長,品種單調。如果短期承包,不必動大手術,只是加大追肥,打好藥,一年內幾百萬斤的產量應該是攥在手里的;如果長期承包,就得動大手術,有計劃地分批次地換頭,嫁接新品種,而且在地頭地腦地堰處栽植一部分干果樹以適應今后市場的需要。根據承包的長、短期來確定承包的金額。陶淵平談的第二點,就是伺弄這么大的果園陶、柳兩家人手是不夠的,必須要招聘人來干,而且要招聘一定數量的懂得果樹管理技術的人,這就涉及到付工資的問題,而工資是不能一視同仁的,普通干活的與技術人員要分開檔次的。第三個問題,就是承包到手后,陶、柳兩家的人要投資入股,是按家庭投入資金,還是按人頭投入,必須商量穩妥,這是親兄弟明算帳的事兒。最后一點,便是承包后管理人員的分工與負責的問題,分工要明確,責任更要明硧,分工不等于不合作,大家要做到心往一起用、勁兒往一起使,這樣才能保證掙錢,把這個事情做好。

陶淵平把自己想到的幾個方面滔滔不絕地和盤托出,聽得柳燕舞心里暗暗地欽佩不已,他欽佩陶淵平的眼光長遠,更欽佩他心細如發,想得周全。于是,陶淵平剛剛說完了這四個問題,柳燕舞就拍起了巴掌,他一帶頭兒,大家都鼓起掌來,房間里一片噼里啪啦之聲。

掌聲響過之后,胡雪美搶著說道:“呵呵,別看姐夫文文墨墨的,說起果園管理來,那真是南園的葡萄一嘟嚕一串兒的哩。”

“那是那是啊!”胡雪麗接上話兒說,“他半輩子都在干這營生,再沒這兩下子還能叫是個人嗎?”

柳燕舞一聽這姐妹倆又說走了題兒,趕緊說:“大家別扯別的,現在咱們把剛才勤志他姥爺說的一條一條地議一議,一一落實下來。”

于是大家開始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針對陶淵平講的這四個方面的問題,柳琴、柳書和葉兒發言最多,大家都能聽明白了,柳琴、柳書關心的是如何才能經營管理好果園的問題,他們甚至想到了秋天豐收后的銷售問題了,而葉兒關心的則是如何投入如何分錢的事兒。

經過一下午的議論,最后陶、柳兩家人達成了共識如下:

第一,柳琴、柳書兩兄弟出面竟爭承包,力爭長期承包,每年承包金額上限不超過四萬,分年上交承包款;如果村上不同意長期承包,就短期承包,年最高承包金額不超過五萬元,也是毎年上交。但必須說明長期承包是要加大投入的,比方說分批次地換頭嫁接新品種。

第二,承包成功后,陶、柳兩家按五個家庭投入資金,秋后支付招聘人員工資、留出來年生產投入后分紅也按家庭來分,陶柳兩家的成員參加勞動者同招聘人員一樣掙工資。

第三,招聘懂得果樹管理技術人員十名,工資比普通勞動人員的工資高出百分之三十;招聘果園參加勞動的普通人員五十名,男勞動力工資要比女勞動力高出百分之二十。全部人員實行計工制,按實有工日付工資,工資一律在年底付齊。

第四,如果竟爭承包果園成功,柳琴任隊長,柳書任副隊長,負責果園的一切事務;陶淵平任總技術員、總顧問,負責果園生產、技術的統籌安排;柳燕舞任保管員,兼做生產顧問,負責果園物資保管,并為柳琴、柳書、陶淵平出謀劃策;柳棋做生產隊長,帶領勞動人員干活;花兒任記工員、會計,負責記工和現金的保管與支出。這些有職務的人員都要參加生產勞動,其工資待遇與招聘的技術人員一樣;家里其余人員愿意參加果園生產勞動的,工資待遇與果園招聘的普通勞動人員相同。

第五,至于秋后銷售蘋果要看具體情況而定,如有大蘋果購銷販子上門收購更好,寧可毎斤少賣幾分錢也值得;如果沒有大販子上門來,就自己外出批發。

幾天后,柳家灣果園承包工作開始啟動,柳琴、柳書兄弟如愿以償,合同一簽便是二十年,毎年向村里上交三萬五千元,合同期滿后重新評估果園果樹,優先續簽合同。

陶、柳兩家總算是一塊石頭落了地,心也放實了,陶淵平家、柳燕舞家、柳琴家、柳棋家、柳書家(正月十五后柳書與骨朵就單過了)五個家庭實實在在地把心思投入到果園上去了。陶淵平與胡雪麗一商議,干脆搬到了柳家灣,租下了一套老平房。柳書找到老爸老媽、柳琴和枝兒、柳棋與葉兒建議把這幾家的土地與別人家串換在一起,即使吃虧個三分二分的也值了,因為便于集中耕種與管理,騰出時間去忙果園的事情。柳書這個建議得到大家的肯定,兄弟三人立即出馬與人協商,很快便把這事兒辦成了,四家的土地全部與人串換在富水河北岸小半坡上,這里道路暢通,易于耕作與管理。

(終審編輯:魚兒姑娘Forever) 本文首發心雅文學網:http://www.cimlqg.live/wen/31684.html


閱讀和發表文章請來心雅文學網!免費閱讀心雅文學網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內容。

點擊下載:

如果你支持本站的發展,請下載該word文檔,復制文檔的全部內容并將其發表在第三方平臺,您的每一份傳播,都會為心雅的發展及壯大貢獻一份力量.




  • 上一篇:歲月如歌(二)       下一篇:歲月如歌(四)
  • 發表評論
    閱讀本文后有什么感受?請在下面發表您的看法吧!
    用戶名:
    作者資料
    都市耕牧人 進入作者空間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作者積分:303 作者金幣:0 作者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4-06-28 08:06 最后登錄:2019-01-17 06:01
    您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 老木交農合

      秋后的天氣本應該很涼快,但這天卻格外的沉悶,沉悶得讓人喘不過氣來,就像是被薄膜紙...

    • 傻子放牛

      傻子天生是個牛娃,每天吃了飯就知道放牛,與又壯又雄的大水牛玩耍。 傻子與大水牛的...

    • 淫婦之路

      她落地在一個漫山桃花的小山村,十六歲那一年,出落得“人面桃花相映紅”的她,有一張...

    • “潘精華”和他的“兵”們

      【1】上任第一天,有人就想給他個下馬威 九月一日,開學的第一天。學校操場上。 級部...

    • 樹上瓜棚

      路翎這小子鬼精,知道他的人都這樣說。 初春,天氣乍暖還寒,小河對岸秋菊家的瓜地還...

    • 送終

      坐在婆婆的床邊,看著婆婆憔悴的臉,媳婦突然想哭。 這個把她教訓了幾十年的厲害老人...

    • 闞氏五虎

      闞氏五虎 王霽良 1 在魯西南,有一條流經我家鄉茍鎮的大河,叫紅衛河,開掘于 1966 年...

    • 三狗兒的戀愛

      高寨的地形與別處不同,寨前三條溪流交匯,土壤肥沃,視野開闊,寨后群山疊嶂,延綿幾...

    • 歲月如歌(一)

      (一) 公元一九八三年,吃完了正月十五的餃子后,高山鎮把土地等生產資料分到了每家...

    • 老憨兒

      老憨兒真名叫韓二娃,是我們村里有名的實受蛋兒。 老憨兒其實并不憨,只因實受,性格...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天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