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心雅首頁 >小小說 >鄉土小說 > 【編輯推薦】

歲月如歌(四)

選擇閱讀字體大小:[ ] 時間:2018年11月04日 07:15 來源:心雅文學網 投稿 作者:都市耕牧人 終審編輯:魚兒姑娘Forever

(四)

果園很快運轉起來了。

陶淵平帶著十個技術人員投入到春剪之中。這是重中之中,因為去年冬天里村里在醞釀果園承包,所以也沒組織人進行冬季修剪果樹,而這修剪果樹又決定著來年的掛果率。陶淵平認為時間不等人,眼見著七九已盡,有諺說“七九八九,繞河看柳;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如果再不加快春剪速度,是要誤事兒的,所以他對柳琴、柳書說必須得再請幾個技術員來幫忙,否則影響今年的掛果率,也就直接影響秋天的蘋果產量。三人一合計,柳琴去了高山鎮,柳書去了胡家灣,陶淵平回到桃花溪,去聘請了一些技術員來幫幾天忙,管吃管住付工錢。這樣,春剪工作進度大大推進了。

柳棋、柳燕舞帶領著五六十號男女勞動力突擊為果樹追肥,整個果園里,人歡馬叫,熱火朝天,一派喜慶歡快的勞動場面。

枝兒、葉兒、骨朵也都來果園干活來了,葉兒說咱姊妹仨必須得去果園干,不光能掙份工錢,更重要的這是咱自家的,咱們去了還多幾雙眼睛啊!

胡雪麗、胡雪美姐妹兩人不能去果園干活,一是上了年歲了,二是還有上幼兒園的勤志、琪曄,三是還要做飯嘛。柳琴兩口子、柳棋兩口子、柳書兩口子,從果園回到家不做飯,不是在這個媽家吃,就是去那個媽家吃,兩個媽毎天中午晚上誰也不敢把飯做得少了。柳琴與枝兒,都是柳琴去哪個媽家吃,枝兒就跟著去,比方柳琴說今天中午去跟勤志姥爺商議點事兒,枝兒就顛兒顛兒地跟著去了;柳棋與葉兒,總是葉兒去哪家柳棋跟著,收工回來葉兒去婆家媽那兒,柳棋就跟著去自個媽那兒,葉兒去娘家媽那兒,柳棋就跟著去丈母媽那兒,葉兒說你咋老跟著俺呢你去哪家不行?柳棋就傻嘿嘿地笑,邊笑邊說你去哪兒俺就去哪兒。柳書和骨朵,大都在胡雪麗這兒吃,有可能是骨朵剛結婚的緣故吧,枝兒這么認為,葉兒卻把眼兒一瞇瞪嘴兒一撇說:“咹,是嗎?俺看是老三戀著小姨子吧?”枝兒就趕緊偷偷掐一把葉兒說快把嘴閉上別胡咧咧了讓人聽見那還了得?葉兒說咋得是胡咧咧你沒見老三看花兒那眼神兒?枝兒就趕緊找個借口離開葉兒不再在她跟前聽她胡說八道,沒了大姐這個老實聽眾葉兒自然就不再說啥了。

果園里的活兒那可是千頭萬緒多著呢。春剪完了,陶淵平便帶著十個技術員開始拉網式地刮樹皮、整治腐爛病,以保證在果樹開花前噴灑第一次干枝藥能讓藥力達到最佳效果。刮樹皮,就是把果樹樹干枝椏上的老樹皮用刀子刮下來,里面藏著的蟲子、蟲卵啥的就會被消滅掉或者凍死,從而減少病蟲害;整治腐爛病,這是果園里一項全年的重要工作,為啥這樣說呢?因為腐爛病就像有人患上癌癥一樣,一開始不疼不癢地不起眼兒,等你能覺出不地道時,癌細胞已經擴散了,人也快完蛋了。腐爛病病菌在樹干或樹枝甚至土里的樹根子上產生了,如果沒被發現,漫延十分迅速,幾天的功夫就會毀掉一個樹枝甚至是一棵樹,而且這種病毒還頗具傳染性,因而整治腐爛病是果園里既細致又艱巨的一項長期工作。果樹啥子地方有腐爛病了,不僅要把有腐爛病的地方的樹皮、木質部清除干凈,而且還要把這周圍沒腐爛的地方的樹皮、木質部也要清除,然后抹上藥液,并且要把刮下的樹皮等用籃子接住了把它帶回家填在鍋灶里燒掉,以免有病毒的樹皮掉在土里傳染樹根兒。有人打了個比方說,果樹腐爛病的治理就像婦女乳腺癌做手術,不僅要將乳房及其周圍切除干凈,還要將腋窩里的淋巴啥的切除干凈,不能留一點一滴的有可能癌變的皮啊肉啊的,可見腐爛病的治理是多么的重要啊。

柳棋和他老爹柳燕舞帶領的男男女女五六十號人,給果樹追肥有十多天就干完了。這種追肥很簡單,決不像秋后給果樹追施農家糞那么復雜。把碳酸氫氨這種化肥與過磷酸鈣搬到地頭拆了包按比例混合攪拌一下,兩人一伙兒,一人用镢在樹畔下呈放射型地向外劃刨出半尺深的條溝,一人用桶盛了已混合攪拌好了的化肥往條狀的溝里撒,然后用镢頭一平整將化肥蓋起來就完事了,兩個人一上午能追喂近百棵果樹的。化肥被埋在地下,慢慢就被地下水分滋潤化了,深入土壤里,其養分會被果樹的根系吸收,天暖之后,春風一吹,春雨一下,果樹的枝葉、花兒、果實就會瘋長起來。而秋后給果樹追喂農家糞就復雜多了!首先,要在夏天里把糞積攢起來:人糞尿要從茅坑里挖出來,挑到糞場里,然后弄來泥土,將人糞尿和泥土按比例混合攪拌起來,攪拌均勻之后堆積起來,再用和好的稀泥把糞堆抹起來,這樣讓其發酵一夏天,秋后摘完蘋果后再施用;牲畜的糞便堆積起來,外面也要用和好的稀泥抹起來,防止肥力在夏天雨水中流失;人糞尿與牲畜糞便這兩種農家糞是不夠用的,那就要來漚草木肥,高山鎮、富水河兩岸的人家稱之為攢綠糞,就是去割大量的綠色植物,啥子草都行,要趁其草籽未熟之前割來,割回家的草木啥的,用鍘刀鍘得三五寸長的樣子,撒到早已準備妥當的泥土里,潑上水開始攪拌起來,攪拌均勻后堆積起來,外邊再用稀泥抹起來進行發酵,秋后來用。其次,秋天摘完了蘋果之后,全部勞動人員開始挖樹坑。這挖樹坑,就是在果樹之間開挖長短不一、寬約四十而深達五六十公分的條狀溝坑。溝坑挖好后,再將夏天積攢的各種農家糞撒進溝坑中,然后平整地面將農家糞蓋起來。這農家糞全是有機肥,施到地下后,果樹的根系極易吸收,整個秋冬季節里,果樹的根系將這些有機肥的肥力吸收歹盡,攢足了勁兒,等到春天來了,貓著勁兒抽芽、開花、生葉長枝、長果實。

給果樹追喂化肥完工之后,柳棋和他老爹柳燕舞帶領的這些人就要開始整治果園的土地了。去年夏秋時節里被大雨沖塌的地堰需要重新壘起來,壘地堰需要先清理地堰的根基,根基清理完了才能壘地堰;果園里地頭地腦、果樹間距大的地方,都要刨出來,平整穩妥了,以待五一后種上莊稼啥的;果園里毎塊地的里堰那地兒都需要開挖排水溝,用來雨季排水的,挖排水溝要貼著里堰根兒,寬約三四十公分,深達二三十公分,能在大雨天里順利排水即可;最后,還要整治樹畔,也就是將毎棵果樹的樹畔鋤一下,并將四周墊高一下,雨水不致于流失。這些農活,壘地堰這活兒帶點技術性,這就需有點壘墻技術的人來干這活兒;刨地、挖排水溝、整治樹畔技術含量低,一般般的男人女人都能干。這五六十個男男女女集中在一起干活,統一行動,便于管理,一般都是從果園的一角開始,三五人一伙,遇到有地堰塌方的地方便過來一個會壘墻的人干這技術活兒,其他人先挖排水溝,然后刨地平整地、整治樹畔,干完了這塊地的活兒,再去干另一塊地的,一直把整個果園的地都整治完了為止,這時恰好也到了春播的季節了。

集體在一起干活兒,上下地連著,有些事兒柳棋和他老爹柳燕舞吱一聲一分咐就把問題解決了。比方碰到一地堰塌了一段,而在這塊地干活兒的人又都不太會壘地堰,這時柳琪就會笑嘻嘻地招呼一聲:“大杰兄弟,你去壘地堰吧!”大杰兄弟就會毫不含糊地去壘地堰。再比方活兒干了一大陣子了,瞅瞅太陽都掛在南天上了,柳燕舞就會把工具往土里一插說:“大伙兒歇歇吧!”于是眾人便在就近坐下來,抽煙的趕緊裝上一鍋子點燃了,或是抽出一枝紙煙點上,吞云吐霧起來;不抽煙的三五人坐在那兒交談起來,文雅的悄聲細語面帶微笑,粗獷的豪放極致,大大咧咧,哈哈大笑,引得眾人注目;也有人趁歇息的空兒去方便一下,一般都是男人往南女人就往北,女人去東邊男人就去西邊。

大杰,他叫柳大杰,家里兄弟姊妹五人,他在家里排行老大,一個弟弟為老小,中間是三個妹妹。兄弟姊妹五人中,其余四人生得眉清目秀,婷婷玉立,一表人材,唯有這個大杰獨特得有點意思:細高條,跟高粱桿似的,刮二級風也得搖搖晃晃的;五官還算說得過去,就是一說話不光唾沫滿天飛還往下流哈拉子,而且還結巴得要命,語音不是太清,語速又快,但你如果聽常了,也是沒啥障礙的;偏偏他又極愛說,啥子話到了他嘴里保準能讓人笑噴了,更讓人忍俊不禁的是,他說話時由于結巴而著急便用手老是去撓自己的大腿根兒!大概就因為這些原因,三個妹妹都出嫁了,小弟弟也結婚了,這柳大杰還在打著光棍兒,因而他一直與爹媽生活在一起。這人別的毛病不多,抽抽旱煙,中午晚上毎頓飯桌上跟著他爹造上二兩老白干,最喜歡往女人堆里鉆,尤其是漂亮女人,雖然他自己也知道這全是做了些沒用的功,但是卻就好這一口兒,用他自己的話說:“他他他……媽媽媽的……看看看……看俊女人……晚晚上睡睡覺……也也舒舒……舒服啊!”就這么一個年近四十的人,在柳琴、柳棋兄弟承包了柳家灣果園后,他第一個報名來果園干活來了,他說:“俺俺家那那點地兒,俺爹就種了,俺來來果果……果園,不光圖圖掙掙……掙個仨大倆小的,還圖圖圖……圖個樂活啊!”其實,像柳大杰這種想法的人有不少,尤其那些單著身的青年男女們,青年男女多了的地方是會發生許許多多的故事的。

柳大杰這人干活是不埋汰的,不論干啥子農活都是有板有眼兒的,而且喜歡一邊干著活兒,一邊跟人結結巴巴地拉著閑話兒。別人也喜歡逗他,總想出他的洋相,但大多數是逗他的人敗下陣來,因為別看他結巴,可他腦袋瓜子靈,反應快,又總說些半素半葷或是全黃段子的話兒,讓你在人前有點下不來臺,你覺得有點羞恥感了,他那里樂得開懷大笑哩。人們為啥愛去跟柳大杰逗趣總想出他的洋相呢?這源于他最為經典的三個故事。

有一年秋天,那時還在“吃大鍋飯”, 柳大杰也就十幾歲的光景兒,還正念著書呢,秋假里的一天下午他和他沒出五服(代)的幾個叔伯爹爹、叔伯兄弟去山里拾草。那時生產隊里刨完的花生都在山里曬著,等曬干了才會人挑驢馱馬拉地往生產隊的場園里搬。他們這伙人中是以柳大杰的一個叔伯大爹為首的,到了山里,草還沒拾,他這大爹站在高處一瞭望,便說同志們下到溝底燒花生吃去,大杰同志在這瞭望著!于是眾人下得溝底去了,這高處只留下大杰站崗放哨。燒花生吃,是把花生連蔓帶果抱一些找個隱蔽處兒點上火,花生蔓兒燒盡了,花生果兒也燒熟了,再用土埋個十分八分鐘的,吃起來特香,那味兒既不同于炒的也不同于烀的,獨特著哩,如果提前再備點青頭蘿卜、大蔥啥的就著吃,嘖嘖嘖,那享受就絕了,給個皇上也是不干的。為啥要去溝底燒花生,又為啥要讓大杰在高處瞭望著?在溝底燒花生,煙兒上升到空中基本就散開了,能減少被發現的幾率;讓大杰在高處瞭望著是站崗放哨,發現有看山護秋的人來了及早通風報信兒,如果沒有看山護秋的人來,燒好花生后,大杰也是要下到溝底去美美地飽餐一頓的。這伙子人的花生燒完了,剛從土里扒出來,性急的已經開吃了,燙得嘴皮子一個勁地吸溜著,大杰那叔伯大爹喊一嗓子:大杰啊,開吃嘍!此時,村里一個叫柳振公的看山護秋人神不知鬼不覺地摸到了大杰面前,大杰一下子便愣住,媽媽的,這是自己的嚴重失職啊!呆了幾秒鐘的功夫,大杰大呼起來:“大大大……大爹,振振公……來了,振公來了!”溝底下圍成一圈頭也不抬忙著狼吞虎咽的家伙們則聽成了:“大爹,腚溝來了,腚溝來了!”大杰那叔伯大爹在咀嚼花生的百忙中也沒忘喊一嗓子:啥子腚溝雞巴的,快下來造(吃的意思,在膠東“造” 是個萬能動詞)吧!那振公扯著大杰的手用那條好腿朝著大杰的屁股就踹了幾腳,立時把大杰給踹啞巴了,然后振公扯著大杰迅速地下到溝底,站在了那圍了一圈子正吃燒的花生的家伙們面前了。這伙子吃花生的家伙真他媽的是麻痹得有點意思,人家看山護秋的都站到他們面前了,竟還無人發現,還在猛造呢。柳振公把大杰往這圈人那兒一按,嚴肅地說道:“你,也去吃!”大杰乖乖地蹲下來加入了吃花生的隊伍。這一聲命令把正忙著吃花生的家伙們震醒了,立時都站起來,被人臟俱獲地捉了個現行,都像被用釘子釘住了似地一動不敢動,個個眼兒鼻兒嘴兒像被抹了墨汁似的,跟大熊貓沒啥子區別。振公說,都他媽像撮了根木樁子似地站著干啥?都給俺蹲下來繼續造,啥時候把這堆燒的花生造完了,咱再來說道說道。無奈之下,這伙子人又蹲下來繼續吃,一直吃到太陽落到山后面去了,個個撐得肚兒溜溜圓,不時地打著飽嗝,口干舌燥的,還是沒能把那堆燒的花生消滅掉。這伙家伙就跪下來磕頭求饒,發誓從此一定改過自新重做新人并自愿認罰,最后柳振公讓他們每人揀了兩衣袋裝起來,這才開始給這伙人上起政治教育課來,從世界上還有三分之二的勞苦大眾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講起,一直講到美帝蘇修臺灣蔣匪幫,硬是教育到夜幕快要降臨了,才打住了話頭子,害得這伙燒花生吃的家伙們一棵草沒拾著不說,還被一一送到家長面前,家里硬生生地各被扣除一百個工分。原來,這柳振公是個殘廢,專在村里做看山護秋的工作,公私分明,嚴肅認真,對自己的老婆孩子也毫不留情。據說他這殘廢的原因有點來歷不明,有人說是幫著八路軍打掃戰場時被小日本打了一槍造到了腿上,又有人說是在戰場上去忙著搶東西被八路軍實在看不下去了才打一槍造瘸了,還有人說是他自個兒在戰場上揀到一枝槍三搗古兩搗古造響了將子彈造到腿上的,總之說法雖是不一腿卻真的殘廢了,后來也不知咋他媽的就搗古成了個二等乙的殘廢了。大杰這伙燒花生的家伙遇見柳振公能不倒楣那才叫怪了,那天晚上燒花生吃的家伙們,毎人都被老爹老媽造了三拳兩巴掌的,誰不心疼那一百個工分啊?!后來,這伙人把這筆爛帳都算到大杰頭上了,群起而攻之,大杰辯解說:“俺俺……俺吆喝了啊!”大伙說吆喝咋了,俺都聽著說是腚溝來了腚溝來了,大杰說:“驢驢……耳朵長,馬馬馬……耳朵短,騾騾騾子耳朵聽滿疃,你你……你們沒聽見,那那……那是你你們耳耳……耳朵里長長……長驢毛了唄!”

第二個經典故事,更讓人家好笑。那年,柳大杰他那大他七八歲的四爹家的的頭胎女兒未滿月子就夭折了,按照高山鎮古老的規矩,未滿月子夭折的孩子不能下葬,須用谷子秸稈包裹捆綁起來放在亂葬崗的栗子樹下,這需要有人去送。那天大杰他四爹把大杰喚去了,要他去完成這艱巨的革命任務,說那個啥啊你妹子命太薄咱家養不起走了,你去送她到南山亂葬崗的栗子樹下吧。大杰把他叔伯妹子那小尸身用谷子秸稈包裹捆綁起來,裝到小大簍子里,用鐵锨柄兒撅起來,掂量掂量說:“哈就哈就……太太太輕了啊,也也也是有這這……這么倆挑著,還他他媽勻勻稱些的!”大杰他四爹一聽,眉頭就系成了疙瘩了,心道你這王八蛋這叫說人話嗎?誰料大杰那四媽一聽更是捂不住鉆帽了,坐在炕上推開窗扇就罵上了:“王八蛋的大杰,你會說人話嗎?媽媽個逼的,再有這等事兒,是決不找這號喪門神的!”大杰一聽,趕緊撅起裝有他那薄命小妹子尸體的小大簍溜之乎也。走到半路上,碰到一村人,村人問他說大杰干啥去,大杰說道:“俺俺……四四爹家的小小……小妹子老了,俺俺……送送她去亂亂……亂葬崗……”那村人聞聽這話大笑起來,一直笑得彎下腰,又在地上打滾兒。

大杰的第三個經典故事,是與牙有關的。大杰的爹鑲了一口質地頗好的瓷牙,白且耐用,大杰極羨慕。大杰的牙,黃而黑,大概是煙酒熏的,再加上不常刷牙的緣故,這牙便常疼,有些已經松動了,用指尖一撥動便搖搖晃晃的,也像酒喝多了走路的大杰,最可恨的是前邊那幾顆門牙不著調得很,不僅老在長長,而且還瓷在嘴唇子外邊來了,真成了瓷牙咧嘴的人了。某日,有一村人正兒八經地說,大杰啊,俺看你也去把你那些磁頭巴腦的破牙摘了,去鑲一口新牙吧!大杰聞聽這話也一板正經地說:“不不不……不用,等等等……等俺爹死了,把把把他那那口牙拿拿……拿下來,俺俺用……用用用就就就行了。”當時,那村人就笑岔了氣兒,不會動彈了。

柳大杰在果園里干活兒,最喜歡圍著枝兒、葉兒、骨朵和花兒干活與歇息,這原因很清楚,因為陶家這四個女兒是一個比一個俊俏,別說在果園里十幾個姑娘媳婦中是四朵耀眼的花兒,就是在美人窩桃花溪里這姊妹四人也是拔頭籌地漂亮!枝兒、葉兒兩人總喜歡在一起干活,一起歇息,大都是枝兒在聽葉兒嘮叨些家長里短的;骨朵性格豪爽,大大咧咧,不拘小節,男男女女都能隨合上去,跟誰在一起干活、一起歇息都行;花兒自從柳書與骨朵結婚后,變得少言寡語起來,干活也好,歇息也好,大都不太好扎堆兒,常是一個人在默默地想心事兒。大杰去枝兒、葉兒跟前轉悠,葉兒尖刻一些,往往幾句冷嘲熱罵地就把大杰造得敗下陣來,灰頭灰臉的;大杰在骨朵面前放肆,弄些七暈八素的,骨朵不光會罵,還能追著打大杰。有次骨朵問大杰說,大杰啊,為啥你三個妺妹一個弟弟都生得俊不溜湫的,就你長得有點對不住你爹媽呢?大杰說:“你你……你想想……知道?”骨朵點點頭兒,大杰說:“你你……你讓俺睡睡……睡一宿,俺就就……就告告告訴你。”于是骨朵揀起身邊一根剪下來的蘋果枝條兒滿地兒追打大杰,嘴里還直嚷嚷道:“死大杰,俺讓你睡、俺讓你睡,美死你個癩蛤蟆!”惹得眾人大笑不已,弄得柳燕舞把頭低下去使勁兒磕磕煙袋鍋子說:“干活干活了!”大杰更喜歡往花兒跟前湊,但是卻不胡說八道,只是講些笑話之類的話來逗花兒笑,花兒聽了,也不會像葉兒、骨朵她們那么開懷大笑,只是矜持地抿著嘴兒笑。花兒從不與大杰主動搭話,也不與大杰開玩笑,大杰也看出花兒身上有種與她三個姐姐不同的東西,但他卻說不出是啥東西,他覺得這東西既高貴又讓人有點畏懼不可侵犯,因而大杰不敢在花兒面前胡言亂語,但是大杰心里無時無刻都在想著這個花兒一樣美的花兒,晚上抱著枕頭做的夢都跟花兒有關,雖然大杰也知道自己根本不佩花兒,自己是燒火棍一頭熱而已。

柳琴大多時候是與老丈爺陶淵平那伙技術員在一起的,他不光能從老丈爺那兒得到啥時候果園該干啥的指令,他還想跟著這伙人實實在在地學點技術,為后邊管理果園打下根基,其實他想得很有道理,老丈爺五十多了,十幾年后老人家就七十多了,就是能動彈,也不會跟孩子們一輩子的。

柳書基本上天天與柳棋領導的這五六十人在一起干活,他與大哥柳琴的想法完全不同,柳琴勸他去學點果樹栽培與管理的技術,他說,不學,難道咱們一輩子都要與果樹打交道嗎?將來,咱得去干點別的啊!當然,還有柳琴不知的另一個重要原因,這就是柳書在這五六十人內干活兒,可以天天看見花兒啊!這個原因柳琴不知道,可是枝兒、葉兒卻跟明鏡似的,只不過不能瞎說亂說,說出去丟自己家的人,因而枝兒老是叮嚀葉兒千萬要把嘴閉緊嘍。

柳書在人前兒,干活時不能專去靠近花兒,歇息時不好意思去花兒跟前坐下來,也不敢,因為自己畢競已經跟骨朵結婚了,花兒成了他的小姨子!不光枝兒、葉兒、骨朵都在,他自己不敢有半點親近花兒的舉動,就是自古以來的有關姐夫與小姨子的一些老規矩也得守著點,否則便會被人戳脊梁骨的。這樣,只有柳大杰蹓到了花兒跟前時,柳書才會名正言順地走過去。

柳書比大杰小十幾歲,又老在學校讀書,跟大杰不是十分地熟,也只是從別人嘴里聽過大杰一些傳聞,尤其那三個經典故事。因而,只從大杰進入果園后,柳書便經常接近他,試著去了解他,時間一長,兩個人就混熟了,而且關系不錯;另一方面,柳書也看出大杰對花兒的醉翁之意,雖是清楚這本身就是蛤蟆與天鵝的事兒,是到了地球毀滅那天也不可能實現的事兒,但柳書還是要保護花兒,不讓花兒受到啥子傷害的。大杰也不是個傻子,日子久了,他發現只要自己一到花兒跟前,柳書就會魔鬼般地飄過來。

一次,沒人在面前,大杰問柳書說:“陶陶……陶花兒……漂漂亮不?”

“那當然了!”柳書頭也不抬地說。

“看看……看看吧,”大杰興奮起來,“俺就就就……猜猜猜……猜你小子是是……是他他他媽的吃吃吃……吃著碗里的,看看……看著鍋里的!”

“胡說八道!”柳書抬起頭,面紅耳赤的。

“胡說?”大杰撓著自己的大腿根兒,唾沫星子滿天飛,哈拉子一波接一波,“你你你……你臉臉……臉紅啥呢?”

柳書捶一下大杰的脖梗子說道:“別胡唚了,花兒是俺十多年的同學,又是俺小姨子啊!”

“嘿嘿嘿……小姨子有有……有姐姐……姐夫一半腚嘛!”大杰似乎要把大腿根兒撓破似地。

柳書站起來,獨自走向別處,他的血被大杰撩拔得有點洶涌起來。

(終審編輯:魚兒姑娘Forever) 本文首發心雅文學網:http://www.cimlqg.live/wen/31688.html


閱讀和發表文章請來心雅文學網!免費閱讀心雅文學網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內容。

點擊下載:

如果你支持本站的發展,請下載該word文檔,復制文檔的全部內容并將其發表在第三方平臺,您的每一份傳播,都會為心雅的發展及壯大貢獻一份力量.




  • 上一篇:歲月如歌(三)       下一篇:歲月如歌(五)
  • 發表評論
    閱讀本文后有什么感受?請在下面發表您的看法吧!
    用戶名:
    作者資料
    都市耕牧人 進入作者空間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作者積分:303 作者金幣:0 作者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4-06-28 08:06 最后登錄:2019-01-17 06:01
    您可能也喜歡這些文章
    • 淫婦之路

      她落地在一個漫山桃花的小山村,十六歲那一年,出落得“人面桃花相映紅”的她,有一張...

    • 老憨兒

      老憨兒真名叫韓二娃,是我們村里有名的實受蛋兒。 老憨兒其實并不憨,只因實受,性格...

    • 老木交農合

      秋后的天氣本應該很涼快,但這天卻格外的沉悶,沉悶得讓人喘不過氣來,就像是被薄膜紙...

    • 樹上瓜棚

      路翎這小子鬼精,知道他的人都這樣說。 初春,天氣乍暖還寒,小河對岸秋菊家的瓜地還...

    • “潘精華”和他的“兵”們

      【1】上任第一天,有人就想給他個下馬威 九月一日,開學的第一天。學校操場上。 級部...

    • 歲月如歌(一)

      (一) 公元一九八三年,吃完了正月十五的餃子后,高山鎮把土地等生產資料分到了每家...

    • 送終

      坐在婆婆的床邊,看著婆婆憔悴的臉,媳婦突然想哭。 這個把她教訓了幾十年的厲害老人...

    • 三狗兒的戀愛

      高寨的地形與別處不同,寨前三條溪流交匯,土壤肥沃,視野開闊,寨后群山疊嶂,延綿幾...

    • 傻子放牛

      傻子天生是個牛娃,每天吃了飯就知道放牛,與又壯又雄的大水牛玩耍。 傻子與大水牛的...

    • 闞氏五虎

      闞氏五虎 王霽良 1 在魯西南,有一條流經我家鄉茍鎮的大河,叫紅衛河,開掘于 1966 年...

    河南快三走势图今天i